第105章 終于回京(1/2)

“好好說話。”朱麒麟瞪他眼, 用勺子攪勻米粥一口一口喂他。

一個吃的甜蜜一個喂的甜蜜,老九摸摸鼻子自願去洞口守着。

一碗粥喝完, 朱麒麟扶着薛湛重新躺下道:“我們在這裡休息一晚, 明天再趕路。”

薛湛點頭:“這時候應該是搜查最為嚴密的時候,我們錯開這個點反而安全。按時間算吳用他們應該已經出了青洲範圍, 隻要把漢王交給皇上的人, 吳用他們就會即刻回程接應我們。”

“所以你現在最主要的是把傷養好。”

琵琶骨還穿着鐵鍊,剛又經過傷口發炎引起高燒,薛湛體力不支下沒幾句話又暈睡過去。

朱麒麟幫他整理好衣服疊成的枕頭, 起身到洞外:“山下有個水窪, 我去看看有沒有魚。”

老九吐出叼在嘴裡的草根:“我去吧。”

“不用。”

把衣袍所進腰帶,朱麒麟頭也不回直奔山下水窪,水窪清澈見底遊魚到也不少,用匕首捎一根簡單長矛,一叉一個準!

老九守在洞口坐如針氈, 見人回來松了口氣, 爾後一臉糾結的看着他拿那把捎鐵如泥的匕首殺魚去鱗。老九看的是又心塞又憋悶, 幹脆眼不見為淨随他折騰去了。

晚間薛湛喝上味道不算很美味但總能入口的魚片粥,一臉欣慰沖老九道:“看來你在廚藝上總算是開竅了,有進步!值得表揚。”

老九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朱麒麟手都不抖的繼續給他喂粥, 不經意道:“對屬下要求别這麼高,總有不善長的。”

正準備說出實情的老九一哆嗦把餘下的話全部咽回去,讪讪笑下默默挪到角落去了。

一碗味道不算很好但能入口的‘愛心牌魚片粥’下去,薛湛舒了口氣:“感覺總算有點力氣了。”

朱麒麟放回碗, 回頭端來溫水給他漱口:“喜歡吃,明兒再做。”

并沒有聽出深意的薛湛被扶着下次躺下,朱麒麟就着還有餘溫的米飯并魚湯用了飯,回頭跟老九一人守上半夜一人守下半夜,次日一早三人吃罷飯繼續趕路。

三人專挑小路疾趕,全程眼觀四路耳聽八方,老九還特意設計一些反偵察的痕迹,隻是再怎麼精明終歸架不住對方一天三遍的搜查,臨近午時老九察覺到有人咬住了他們的尾巴。

薛湛當機立斷:“加快速度!”既然被人咬住尾巴,再設迷障反是耽誤時間,不若全力加速盡快與回程的吳用他們彙合!

被咬住的尾巴越咬越近,三人氣氛凝重,薛湛開口沖背着他的朱麒麟開口:“放我下來,你保持體力。”

朱麒麟側耳一聽,抿唇:“不必。”

但在後面的人已經追上來時,朱麒麟手臂一動把薛湛交給老九:“先走。”話畢抽出長刀迎敵而上,殺招盡顯務求一擊畢命,且戰且退間如同殺神在世!

看着一路的屍體鮮血殘肢斷腿,追殺的人幾近心顫膽寒,朱麒麟卻是越戰越勇,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意!

“真帥!”

背着薛湛狂奔的老九抽空吐糟:“主子您還記得我們在逃命不?”

薛湛拍拍他:“不用逃了,我們的人到了。”

果真下一刻吳用羅一幾個橫空出世,殺的對方片甲不留後,馬頭一轉把三人圍在中間向來時方向奔狂,偶遇關卡,簡單粗暴直撞闖關,即在日落時分出了青洲範圍與紀鋼率領的錦衣衛精銳彙合。

一行急匆匆進門,紀鋼匆忙迎上來,見衆人神色不好心裡先打了個突,定神一瞧被朱麒麟抱着的薛湛臉色刷白衣裳見血,連忙領着人走:“快,大夫跟巧匠已經等着了!”

大夫是遠近馳名的名醫,巧匠是錦衣衛精心培育的名匠,一個把脈看藥一個看鎖開鎖,把脈看藥到是簡單,麻煩的是開鎖。

玄武鎖是世間十大難開的鎖之一,沒有鑰匙,世間能開其鎖的人兩個巴掌怕是數的過來,但鎖開了之後還有更麻煩的是,抽出鐵鍊。

鐵鍊跟血肉已經長到了一起,抽出鐵鍊就如同再次受刑!

大夫看了傷口,又再次把了脈仔細看過薛湛神色,猶豫見意道:“要不等世子身體好一些再抽出鐵鍊,傷口已經跟鐵鍊長到一起,這時候抽,世子的傷情怕會加重。”

朱麒麟擁着薛湛的手一緊,薛湛刷白的唇色掀了掀:“長痛不如短痛,橫豎都要撕開的,總歸早一日也早一日恢複。前面那麼多天都挺過來了,沒道理這一道卡過不去。”

大夫猶豫下看朱麒麟,見其沉眉不語又看向紀鋼,見紀鋼颔首這才道:“也好,我這就去準備。”

把已經跟血肉長合到一起的鐵鍊硬生生抽出來,其慘裂承度絲毫不下于用刑之時的慘痛,鮮血炸裂血肉橫飛,肩膀前後四個血洞,曉是薛湛也痛的牙根欲裂冷汗直冒,身體止不住的抽搐顫抖。

紀鋼扭開頭,心裡不落忍。

朱麒麟扶着人一動不敢動,吳用白七忙緊着上藥處理傷口。

待到傷口包紮好,薛湛已經眼孔翻白明顯暈了過去,大夫仔細探看了一番,舒了口氣:“世子隻是暈睡過去了,目前看,情況還是好的。”

都是刀裡來劍裡去的糙漢,知道大夫話裡的意思,目前好不代表以後都是好的,這種傷骨的重傷最易反複。

見一衆表情凝重,大夫想了想還是道:“衆位大人也無需大過憂心,世子體格好,之前處理過腐肉上過藥,隻要撐過今晚沒有惡化想來就無大礙了,不過傷口發炎可能會引起發燒,世子身邊不能離人,如果溫度有升高轉為高燒的即像,要想法子把溫度降下來。我先開幅藥,藥熬好了給世子服下。”

傷口剛包紮好不能亂動,朱麒麟用匕首把薛湛血衣割開,擰熱毛巾給擦身再套上幹淨裡衣,全程沉着眼緊閉雙唇,神色唬的吳用羅一都不敢插手。

兩人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下讪讪摸下鼻子,幹脆裝嚨作啞,老九這一路來到是習慣了,抱手束胸靠牆,全當休息了。

派人去跟大夫抓藥的紀鋼回程,尴尬幹咳下偏開視線。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