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突然變化(1/2)

陳虹又問:“機關裡,還有哪些領導參加進去了?”張益宏又說了兩個,其中有一個是民政局的領導,還有一個是統戰部的領導。他還說:“過兩天,我也要把錢放進去,要是你們也有這個打算,到時候一起就好了。我認識的人,私下裡就跟你們說吧,他是‘莊主’的舅舅,是公.安上的,所以真的沒什麼好擔心的。”

蕭峥就更加好奇了:“公.安上的?是誰啊?”張益宏為難地道:“這個……我答應過他先不說的。他說就怕人家都找他去投錢。要是你到時候投了錢,我就告訴你。”蕭峥看出張益宏确實有些為難,也就不多問了。

關于“放炮子”的事情,問得差不多了。蕭峥和張益宏就扯了些閑篇,無非是追憶一些大學時的光景,工作後的苦樂等等。

張益宏也不由羨慕蕭峥:“大學裡我認識的那些人,且不說出國的、深造的,單說畢業之後參加工作的人裡,已經擔任常務副縣.長還真沒有呢。”蕭峥說:“那可不一定哎。我現在也還是副處,有些人直接考入省級機關的,要是擔任了處長,那就是正處了,一準職位比我高。”

張益宏道:“那不一樣,省廳裡的正處,性價比跟你這個常務副縣.長沒法比。還是你好。”蕭峥道:“這是你的偏見。咱們肖市.長,就是從省廳下來的。她一下來,就擔任了縣.委書.記。我這個常務副縣.長,要當縣.委書.記,那還得等到猴年馬月啊?”

張益宏卻道:“我看好你,你這麼年輕有為,很快的。”

張益宏說了吉利話,陳虹一聽也高興了,說:“那就借師兄的吉言了!蕭峥,我們一起來敬一敬師兄吧。”從見面到現在,陳虹還是第一次稱呼張益宏為“師兄”。

三個人一起喝了一杯,蕭峥還要回安縣去,就起身告辭了。

他把陳虹送往暫住的宿舍。在路上,陳虹和蕭峥坐在後座上,她握着蕭峥的手說:“那個‘莊主’那裡,我打算投一下。”蕭峥道:“我覺得還是有風險。雖然師兄說,現在很多人都投了錢也都賺了。可不能保證資金鍊一直不會斷。他是借給那些做生意的人,做生意總有虧錢的。所以,那個“莊主”收不回錢的時候,我想不會少的。”

陳虹道:“這個無所謂。現在機關裡這麼多人都參與進去了,應該不會有什麼風險。那個‘莊主’的舅舅又是公.安上的,知道還不了錢的後果,所以應該不會亂來的!否則,他自己難道也不想在體制内幹了嘛?”

具體情況如何,蕭峥也不知道。他暫時沉默。陳虹又說:“蕭峥,你知道我為什麼想要投一投嘛?因為我現在住的是宿舍,終歸有種不是家的感覺。我們部裡有人房子就買在市政府西邊,這裡的樓盤非常好,跟鳳凰山就隔着一條馬路,早上可以到山上跑步,晚上可以到小區後面的小湖散步。房價也就四千左右。我手頭上的錢,要是能再賺一倍的話,差不多就夠買一百個平方了,可以有四房了。”

蕭峥道:“我覺得,你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放炮子’上頭。要是你真想在鏡州買,我們可以把安縣的房子處理掉,在鏡州買一個也是綽綽有餘了。”陳虹忙說:“不行、不行,房子買了,怎麼還能賣啊!安縣,我們總得有自己的房子啊!而且,安縣的房子,也就在縣政府旁邊,升值空間還很大,這個時候是絕對不能賣的。我看你是真沒有經濟頭腦。”

陳虹在車子裡,就開始批評起了蕭峥。小鐘開着車,就當是沒有聽到。

蕭峥說:“我當然沒有經濟頭腦了,要是有的話,我就去做生意當大老闆了。”陳虹說:“所以,賺錢的事情,你也不用管了。都讓我去操作吧,我相信是能賺錢的。你那邊現在有多少錢,明天到安縣了轉賬給我吧。”

蕭峥為之一愣,沒想到陳虹是要把他的錢都收上去嗎?說實在的,蕭峥雖然是常務副縣.長,聽上去不錯,可單純的工資和福利并不多,加上還要還貸,銀行卡裡其實所剩無幾。但如今,車裡有駕駛員小鐘在,蕭峥也不好多說,就道:“好,我明天轉了,跟你說。”

将陳虹送到了宿舍之後,蕭峥又上了車返回安縣。

夜路顯得有些漫長,但因為中午和陳虹戰鬥過,又沒睡午覺就奔赴了鏡州,再加上晚上又喝了點酒,竟然在車上睡了過去,到了小區,小鐘才叫醒了他。

次日,陳虹又給蕭峥發了信息,讓他找個時間把錢打過去不要忘了。蕭峥無奈,隻能将卡上僅有的三萬塊錢都打了過去。

陳虹回了個信息給他:“你的這點私房錢,是我的零頭。”蕭峥想,這能相比嗎?你平時都不用花錢。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