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這是她一直在做的(1/2)

如果說現在唯一有一個地方重要到能吸引紐約那些金融豪門的注意力,周銘能想到的就隻剩下伊蘭克戰争了。

這場戰争打爛了中東局勢,直接把油價從三十美元打到了超過一百五十美元,這背後的利潤,足以讓任何一個财閥為之瘋狂,要是伊蘭克戰争爆發,那的确能給轉移紐約那些家夥的注意力。

可周銘這麼想着卻仍然緊皺着眉頭:“可伊蘭克戰争太遠了呀!”

因為按照周銘的記憶,伊蘭克戰争是要在一年後爆發的,就算由于自己重生的原因,稍稍影響了一些世界線,那軍隊的準備時間是不會變的,哪怕按照老美這世界第一超級大國的國力,也至少要準備半年以上的時間才行,而現在,美軍可還沒真正打完安富汗呢!

不可能那麼快!

周銘向凱特琳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凱特琳對此卻很詫異:“周銘你都那麼肯定的預料到伊蘭克戰争,卻不明白他為什麼爆發嗎?”

“難道不是為了石油嗎?”周銘下意識道。

周銘當時就驚了,不管前世今生,周銘都認為老美是為了石油發動的戰争,甚至不光自己,還包括網絡上那麼多分析大神,但現在看來……貌似還有别的原因?

聽了周銘的反問,凱特琳可以确認周銘是真不知道,她才告訴周銘道:“我現在正在推動伊蘭克石油采用歐元結算。”

“我屮艸芔茻!”周銘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周銘可太懂這個用歐元結算的爆炸性了,要知道老美作為世界老大,除了他冠絕全球的軍事實力,另一個更重要的就是美元這個世界貨币了。

有了美元,老美就可以毫無顧忌的用他印出來的鈔票,在全世界購買任何東西,這同時也是摩根和洛克菲勒這些紐約金融豪門的根呀!

難怪凱特琳那麼笃定已經解決了。

的确,如果伊蘭克要使用歐元結算石油交易的消息出來,老美就會認為這是在挑釁他的底線,摩根和洛克菲勒也就隻能把目光轉向中東,再顧不上五大湖的工廠搬遷了。

畢竟比起美元霸權,那些早就被五大湖豪門賭氣關停不知道多久的工廠,就算不上事啦!

周銘心頭突然一動,詢問凱特琳道:“這……也是資本世界大戰中的一場戰役嗎?”

凱特琳遺憾的回答道:“最多隻能算是一個試探吧,如果真能在美元支付世界中撕開一個口子,那自然好,但我對此卻并不抱任何樂觀的态度。”

“不過試還是得嘗試一下的,成功不成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表現出自己的态度,這樣才能争取更多的支持。”周銘說。

凱特琳笑着表示自己就是這麼想的:“這個事情對歐洲或許隻是一個嘗試,但對周銘你絕對是一個機會。”

這當然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因為且不說記憶當中的伊蘭克戰争,就按照自己理解的老美那霸道風格,就連自己組織匹茨堡的工廠搬遷,他都那麼大張旗鼓的掀起輿論搞事,更别說這種挑戰美元貨币霸權的事了。

如果說自己搬工廠還隻是挖他牆角的話,那麼凱特琳準備的歐元結算石油交易,那就算刨他祖墳了都,那他們能忍?還不趕緊發動伊蘭克戰争狠狠打掉這個苗頭?

周銘想到這裡心下突然一動:“這個計劃是凱特琳你想出來的,還是歐洲那邊原本就有這個打算?”

“一半一半吧。”凱特琳回答。

凱特琳告訴周銘歐洲那邊在第一次歐元計劃失敗以後,就一直想着讓歐元進行第二次突圍,為此設置了幾個方案,伊蘭克的歐元結算就是其中之一。

“南聯盟戰争曆曆在目,歐洲這邊一直拿不定主意,是我最後幫他們敲定的。”凱特琳驕傲的說。

果然如此!

周銘卻心裡苦笑,周銘剛才聽凱特琳這麼說就懷疑是不是自己又動了世界線。

其實周銘就在懷疑是不是伊蘭克戰争原本就不是單石油一個原因那麼簡單,是不是原本就是歐元結算引爆的戰争,隻是這個事情相對隐秘,自己才不知道。

周銘才有此一問,結果果然是周銘想的那樣,歐洲那邊一直都有重新推高歐元的打算,要是按照前世的發展,肯定要到兩年以後才真正引爆,不過現在由于多了凱特琳這個變數,導緻事情再一次被提前了。

果然曆史的車輪永遠滾滾而前,沒人可以阻擋呀!

周銘内心感慨,但也很快平靜下來,周銘接着提醒凱特琳:“可這麼做也隻是讓老美再打一次伊蘭克戰争而已,還是沒辦法解決根本問題。”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