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 顧佰順(1/2)

病房内,除了張正方以外,其它長老會的成員,都明确表示會支持徐虎,并且多多少少都流出了對顧同山老婆孩子的擔心。

病床上,一名五十多歲的老頭子,嗓門很大的沖着徐虎勸說道:“你現在得明白自己的優勢在哪兒。魏相佐串通餘家殺了老顧,這本身就是壞了江湖規矩的事,咱碼工協會内部肯定不會容他。而你手裡掐着老顧的老婆孩子,這就是名正言順的保障!是踏馬的挾天子以令諸侯!隻要他們願意出面,幫你安撫閘南下面的人,那你就能坐穩幫帶!”

“是是。”徐虎輕聲應付着。

老頭子繼續說道:“要我說啊,你還是腦子不靈!如果你能下狠心,把事幹絕了!那最好的方式,就是跟老顧的家裡人搞成一家人,這樣一來,外面的人會怎麼評價你?!人家都會說,老顧死了,但徐虎不忘恩情,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比踏馬的魏相佐強多了,這樣一來就有對比了,大家夥也服你。”

“師傅徒弟的關系已經很近了,還咋搞成一家人?”張正方旁邊的人,順嘴插了一句。

老頭子倒也爽快:“要我說啊,你不行就把師娘娶了算了!兩家人變一家人,她絕對願意幫你!”

“是,是……!”徐虎應付了兩句後,突然感覺有點不對勁,立馬懵逼的看向對方:“您說啥?!”

“哈哈,她歲數是大了點,但風韻猶存……!”老頭子像個精神病一樣,還要繼續勸說。

張正方勃然大怒:“别踏馬扯淡了!你有點正經的沒?”

“老盧,雖然老顧生前跟你不對付,但虎子可是咱們自己人啊!”另外一名老頭也勸說道:“……别說的太過了!”

“哈哈,我就是順嘴那麼一說,你們還當真啊!”老頭子瞧着徐虎,輕聲說道:“你認她當幹娘也行,師娘和幹娘雖然聽着差不多,但那可是兩種意思啊!一個是從顧同山那邊論,一個是從她那邊論,那邊近,你心裡有數嗎?”

徐虎看着這個老頭子,心裡厭煩,但還是笑着點頭:“是,我知道了。”

“哈哈!艹,我現在就是身體跟不上了,要不然我非得照顧照顧顧同山的老婆孩子!”老頭子顯然對顧同山一家恨之入骨,也不清楚他們之間有啥矛盾。

……

徐虎在醫院内坐了一個多小時後離開,他總結出了張正方,老盧等人話裡要點。

第一,要盡快拿穩閘南的權利,在這事上可以利用顧同山的家裡人。

第二,這幫老頭子看見錢就走不動步,老顧死了,他們也在窺竊顧家拿不上台面的财産。

人性的卑劣在這一刻體現的淋漓盡緻,徐虎坐在車内滿心感慨。

“滴玲玲!”

就在徐虎準備打個電話給顧同山老婆的時候,他的手機率先響起。

徐虎掏出來一看,竟然恰巧是顧同山兒子,顧栢順打來的電話。

“喂,小順!”

“虎哥,你有空嗎?我們聊聊?”顧栢順客氣的問道。

“好啊,我正要找你!”徐虎低頭看了一眼手表:“我去家裡談吧!”

“好!”

二人溝通完畢,結束了通話。

……

半小時後。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