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難道這是個恐怖遊戲?(1/2)

“怪不得狗仔隊都拍不到你的花邊新聞,原來你是偷偷跑到遊戲裡花天酒地了。”老闆被韓非拽到了二樓,他一副完全理解韓非的樣子。

“你可别亂說話。”韓非冷冷的瞪了老闆一眼,他剛才觸碰老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老闆的人物信息,對方所有屬性都很平庸,唯一能還算不錯的是幸運數值,擁有六點幸運的老闆,勉強算是比普通人好些。

“其實我早就想要認識一下你了,等離開了遊戲,有沒有興趣私下裡見一見?你是今年最有潛力的新人演員,要不要考慮一下為我們公司做代言?”老闆忘記了很多恐怖的事情,現在的他“無憂無慮”,還努力想要在陰間擴展“人脈”。

“等可以活着離開再說吧,隐藏地圖是無法随便退出的,簡而言之,我們現在都被困在了這個地方。”韓非回想着樓内那些監控的位置,準備先把老闆帶到安全屋裡問他一些比較敏感的問題。

“想要退出很容易的,在遊戲裡死亡就可以了,别人很在乎自己的遊戲賬号,但對我來說無所謂,再砸錢搞一個就行了。”老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護工制服:“所有這些投入都是小錢,我玩這個遊戲隻是為了黑盒。”

老闆玩遊戲的出發點和其他玩家不同,他覺得自己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在玩遊戲,絕對不可能存在說被遊戲玩這種情況,這應該就是氪金大佬的自信。

“我勸你最好打消死亡這個念頭,在隐藏地圖裡死亡,會對你的大腦造成不可修複的傷害。”韓非帶着老闆進入了安全屋,關上門後,他開始小聲詢問:“你腦子裡還保留有和這個隐藏地圖有關的記憶嗎?”

“什麼記憶?”老闆面露疑惑:“我剛到這隐藏地圖大概十分鐘的時間,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玩家。”

“十分鐘?”

“對啊,十分鐘前我在五号樓的護工休息室醒來,那個胖胖的護士說要帶我去見一個人,結果就遇到了你。”老闆仔細回想:“除了沒有觸發什麼任務外,這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啊?”

“你的記憶回到了剛進入隐藏地圖的時候。”韓非摸着下巴,他不知道整形醫院是如何做到這些的,但他很想掌握這項技術。

如果他也可以重置玩家的記憶,那以後再有玩家跑進深層世界就很好辦了。

“我又多了一個必須要繼承這座神龛的理由,不管是外貌上的整容,還是靈魂上的整形,我都要想辦法學會。”

韓非坐在安全屋當中,他盯着老闆,把對方看得心裡發毛。

“兄弟,要不說你那反派演的真好,光是這看我的眼神就讓人犯怵,最少包含有五六種情緒吧?”老闆情商很高,沒有直接說韓非的眼神太吓人。

“你别插話,接下來我要告訴你的事情,你可能很難接受,但這是事實。”韓非站在老闆面前:“其實你已經進入這個隐藏地圖好幾天了,但你忘記了自己經曆過的事情。你的其他朋友也在這座醫院當中,我現在就帶你去見她們。”

“我在遊戲裡失憶了?”老闆差點被韓非逗笑,他看韓非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感覺就像是遇到了奇怪的人。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最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在韓非和老闆對話的時候,安全屋的門被推開,張壯壯也領着一個新人走了進來。

“大魚?”

“老闆!”

跟在張壯壯身後的男人也是一名玩家,當初就是他和老闆一起護送沈洛離開的,現在這倆人又在整形醫院中相遇了。

“你們之前認識?”張壯壯冷着一張臉,他的目光在大魚和老闆之間移動。

“他們是多年的好朋友。”韓非站出來幫老闆說了句話,這兩位玩家的記憶好像都重置到了進入神龛記憶世界的那一刻。

“那行,等會一起過來吧。服務好我們的客戶,能讓你們在這裡活的更久一些。”張壯壯已經很好心的去提示了,但失去了記憶的大魚和老闆并未将他的話放在心上。

休息了十五分鐘,四名護工一起來到愛情和薔薇女助手住的樓層。

“其實做護工很簡單,尤其是做這所醫院的護工。”張壯壯看向兩位新人:“客戶提出的任何要求,我們都要盡量去滿足,這裡很多護工都想要成為一隻被領養的小狗。”

“你們這醫院感覺不太正規啊?”大魚是遊泳運動員出身,主加體力,身形壯碩健康,護工制服都無法完全遮住他的肌肉。

“負責帶新人的那個家夥出了意外,所以才輪到我來帶你們,希望你們能明白我這些話的意思,不要成為下一個他。”張壯壯感覺自己已經是在明示了。

貴賓電梯門打開,黑衣經理小跑着跟在愛情身邊:“您要不要再挑選一下?之前确實是我們考慮不周,除了傅義外,我們将再為您專門安排一位護工,全程陪護。”

“就他們幾個嗎?”愛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韓非身上,她其他護工根本不敢興趣:“讓他們走吧,我不需要其他人。”

愛情進入自己的房間,那三個黑色箱子已經被保安提前送到,她就仿佛看見了自己的孩子一樣,眼神逐漸變得迷離,手指撫摸着黑色的箱體,好像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嘗試某些東西。

韓非已經預感到不妙,他在愛情重新擡頭之前,自己就先溜了。

貴賓室裡的愛情好像是想到了什麼,她看向屋外,結果沒有找到韓非的身影,臉上閃過一絲怒氣,“嘭”一聲關上了房門。

“好美的NPC。”老闆由衷的感慨:“真想看看她箱子裡的秘密,那怕是付出生命,也值得了。”

“老闆,你可别沖動,正事要緊。”

“區區一個遊戲賬号而已。”

“你在那裡嘀咕什麼?”黑衣經理臉色陰沉,她走到老闆和大魚面前:“兩個廢物,白瞎了我對你們的期待,五号樓裡是沒有其他人了嗎?”

“這女主管還挺有性格,我就喜歡這樣真實的設定。”老闆笑眯眯的看着黑衣經理:“你現在罵的越兇,等你被攻略之後,帶給我的那種反差就越有意思。”

“醫生是把你腦子治傻了嗎?”黑衣經理暗罵了一句,她臉皮下方有明顯的血絲在湧動。

眼看沖突将變得劇烈,韓非歎了口氣,從躲藏的地方走出:“經理,您别跟他們一般見識,我和張壯壯會好好教他們的。”

“還是你懂事。”

“愛情不需要護工,不知道對面的那兩位女貴賓需不需要護工?”韓非想要讓老闆和大魚見一面其他玩家,有薔薇的女助手作證,他們應該會慢慢接受自己失憶這件事。

“有位女貴賓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暈厥,她們倆被送到了二号樓,正有專門的醫生在為她們量身定制美容美體方案。”

“二号樓?”韓非微微皺眉。

“怎麼了?你有事嗎?”黑衣經理瞥了韓非一眼。

“那兩位女貴賓也選擇過我,但我現在确實沒辦法為她們服務,我心裡很是不舒服,所以想要趕緊為她們介紹新的護工。”

聽到韓非的解釋,黑衣經理點了點頭:“你簡直天生就是幹這個的,也難怪剛上崗就有那麼多女顧客喜歡你。”

等黑衣經理走後,老闆穿着護工制服,直接坐在了給貴賓準備的沙發上:“既然我和大魚都在這裡,那其他玩家應該也離這地方不遠,大概率就在醫院當中,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把大家聚集在一起,然後再行動。”

“我們就守在醫院裡吧,以薔薇的能力,應該很快就能找過來。”

大魚走到老闆旁邊,兩人相互交流,旁邊的韓非和張壯壯則好像看傻子似得看着他們。

“他倆是你的朋友嗎?”張壯壯低聲詢問。

“這兩個人是從五号樓出來的,我以前認識他們,但現在我感覺他們的腦子已經被醫院弄得不正常了。”韓非算是見識到了整形醫院的手段,随着世界異化越來越嚴重,醫院的手段會越來越多,越來越恐怖。

“他們已經接受過治療了,估計是因為醫院現在急缺人手,所以把病人拉出來充當護工。”張壯壯很是慎重的對韓非說道:“你一定要記住,病人裡有好人,但也有壞人。今晚我們的行動,最好不要讓其他人知道。”

“明白。”韓非和張壯壯敲定了最後的計劃,接着他走到大魚和老闆身前,把自己應該去做的一些體力活交給了兩人,作為回報,他也将在天黑後應該注意的事情告訴了兩人。

做完這些,韓非就回到了傅憶的病房,用最後的這一段時間來陪伴最缺少關愛的女兒。

太陽逐漸西斜,整形醫院裡的燈慢慢亮起,韓非也準備開始夜晚的行動了。

“爸爸要下班了。”

“能不能……不要走。”傅憶躺在病床上,下午的時候有醫生專門過來檢查了她的病情。

“我很快就會回來的。”韓非安慰完傅憶,回到了安全屋當中,張壯壯已經提前在這裡等待了。

“夜晚的醫院和白天完全不同,再小心謹慎都不為過。”張壯壯很認真的看着韓非:“我會盡可能的幫你,如果你見到了我姐姐,希望你能把這封信交給她。”

張壯壯将一封皺皺巴巴的信件取出,遞給韓非:“我姐叫做張喜,照片你也已經看過了。”

此章加到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