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起锚

官术 狗狍子

“齐天,你给老子冷静点。你这样子做不正跳进了鲁进挖的坑。估计,你一,人家马上就会动手的。到时,你任务出不了,还得落下一个拒不执行命令,这是大错误,违抗军令可是要枪毙的。”叶凡大声训叱起齐天来。

“大哥,那怎么办?这样不行那样不行,这日子,过得他妈的难窝囊着了。”齐天气嘟嘟的吼道。

“冷静下来,这军职,说句实话,我本不想要。至于记大过,就让记吧。不过,我相信,鲁进,山不转水转,有转回到我叶凡手头上的一天的。笑到最后的,才是英雄!”叶老大冷冷哼道,霸气十足。

“我也相信有那一天,现在大哥恢复了功力。组,总有一天会明白过来的。”张强淡淡哼道。

不过,叶老大还是回到海东去转悠了一圈,露了个相后跟范远同志请了假再次回到了水州。而范远同志还安慰了叶凡几句,自然是叫他不要急,在家好好休息什么的屁话了。

而晚上的时候就接到了通知,叶凡到了蓝月湾后接到了处分通知。

不过,在叶凡卸下一切军职,开车出蓝月湾时。基地司令林宏,副司令员梅长风以及第二集团军的猴军长,还有镇中良、乔世豪都亲自送到了路口。

“不管怎么样,叶市长。我林宏,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工作的支持。”林宏司令员伸出的是双手,紧紧的握着叶凡的手,很真诚的说道。

“谢谢。”叶凡说道。

“叶市长,虽说你现在不是军人了。不过,只要我能做到的。你随时来个电话。我猴军这双眼不瞎,看得到的。”猴军长态度很明朗。

过后,乔世豪送叶凡回水州。在车里,乔世豪讲道:“这事,家里已经晓得了。爸讲过,这事,叫你不要急,也不要气。军职,对你来讲,反正用处不大。以后,需要跟军方调解什么时,爸会出面的。二叔没有讲什么话。不过,我相信,你的事,他记在心头的。这事,圆圆还不晓得。暂时就不要告诉她了,不然,她得闹翻天了。”

“呵呵,没事,我早有心理准备。估计,这事,上层在掰手腕吧。”叶凡淡淡的笑了笑。

“还没掰,鲁进如此对你。相信二叔不会坐视不管的。暂时,就让鲁进得意一下。这次的事,是镇主席亲自过问的。有些事,二叔,暂时也不好就出头。毕竟,说句实话。大哥,这次的事,你言词太过激了一些。鲁进毕竟是军委委员,一方军界大腕。他的权威,还临驾于各大军区司令之上。你这样子讲他,是个人都受不了。不过,鲁进也过份了。”乔世豪讲道。

“呵呵,鲁进是领导,他能过激,我不能过激。他过激没事,我过激就得挨处分。这,就是现实。放心,这事,我不急,我也不气。不过,我会等着鲁进的。他,在某一天里,他会知道得罪我的后果的。”叶凡开始笑了笑,后来,一脸严肃。

“大哥,爸的意思是,跟鲁进直面冲突,实属不智。鲁进的家族也是相当有实力的。

而且,比咱们老乔家,实力更强大。更何况,鲁进在镇主席手头上会担任组总头儿一职,这个什么意思?

很明摆着,镇主席相信他。所以,爸跟二叔暂时都讲不上话。爸想对你讲一句,说是这事,老乔家先对不起你了。

叫你暂时忍忍,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而且,徐老的事又牵扯着。

如果乔家硬出头,估计,会腹背受敌的。退一步海阔天空,爸叫你要忍。回去好好看看唐主席赠送你的字。”乔世豪一脸忧心,说道。

话讲得冠冕堂皇,叶老大心里冷笑了一声,摆了摆手,哼道:“不用讲了,老乔家是老乔家,跟我没关系。”

叶凡知道,在绝对的强势面前,老乔家,选择了沉默。说什么暂时忍,都是放屁!

只不过是老乔家抛出的一块遮羞布罢了。乔家会为了自己跟鲁进掰手腕,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是乔报国或乔世豪遭到这样的打击,老乔家,估计才会出头的。女婿跟儿子,相差太远了。

“叶凡,这事,唉……”乔世豪也不好再讲,苦涩着脸。

“世豪,有件事我得拜托你一下了。”叶凡突然讲道。

“有什么事请说。”乔世豪说道,自然,是想回报一下刚才的尴尬了。

“你们红剑师团是混编合成师,有没潜艇?”叶凡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乔世豪不回答反问道。

“想帮我送些人上船,当然,不会很远,就在咱们国内海面上。”叶凡说道。

“这个……”乔世豪有些犹豫,毕竟,这事,说起来,很大。

“不方便就算啦。”叶凡摆了摆手。

“送!”乔世豪咬了咬牙,说道。

“就冲你这个字,以后,遇上什么时,我出手大帮你一次。”叶凡拍了拍了乔世豪肩膀。

星期一悄悄来临了。

东升号停在了码头,已经装满了货物。而卢伟带着卢家一伙打手,开着四辆吉普到了码头。

不久,二十来号人上了船。一切手续办理停当后,‘东升号’拉响了汽笛,驶出了港口。

而在码头一个角落处摆放着高倍望远镜以及一些特殊的设备。一个家伙打起了电话,汇报了东升号的情况。

放下电话后,凤家家主凤凌空脸色特别的严肃。

“这次卢家也是花了大本钱了,连水州叶家的高手都请了几个。听说,还出了三千多万特地从江湖中请了些人来。”凤信秋冷冷哼道。

“不入流的打杂之辈罢了。”凤凌空摇了摇头。

“爸,这次他们也是被逼急了。听说卢伟有着五段身手。”凤信秋讲道,看了凤凌空一眼,问道,“李道长来了没有?”

“他在,这次也带了几个弟子下来。都有着三四段身手,而他自己,也将亲自出马。加上咱们家的人,我想,卢家,是逃不掉的了。”凤凌空讲到后头,那手指捏得咔咔直响。

“不是讲他还请了师叔来吗?李当道长可是七段高人。”凤信秋问道。

“他们要这个数。”凤凌空有些愤怒,讲着伸出了一根指头。

“一个亿?吃人啊!”凤信秋忍不住骂娘了。

“只要能搞定卢家,一个亿就一个亿。信秋,这次咱们也是全砸进去了,如果失败,以后,这水州,再没凤家了。唉……”凤凌空一脸凝重,叹了口气。面色,一下子好像苍老了下去。

“这次应该没问题了,咱们有七段六段,卢家有什么,现在就剩下一个卢东风是六段。

就是卢白云这个家主也不怎么样。咱们就李当一个人就能敲定他们全部。

而且,据刚才传来的消息是,卢白云并没跟船。是卢伟跟卢东风在船上。

而且,咱们还有那边的卡道尔凶狼。有他们配合就更好办事。不过,这些家伙要价也狠得狠。

不就帮了点尽快,居然要一个亿。我看,跟青城派也差不多,都是狼,难怪叫凶狼,我看改叫凶狗还差不多,妈的!”凤信秋势气高昂。

“就这点人马咱们当然不怕,就怕他们隐藏得有人。不过,到目前,还没发现。不过信秋,在那边是他们的地盘。如果没有凶狼的相助,光靠咱们是办不成事的。而且,他们也承受了高风险的,我们给他们的一个亿,值得!”凤凌空哼道。

“我晓得。没事,咱们盯得紧。他船一靠岸都有咱们的人盯着的。就在公海上,只要有船靠近,咱们都能知道。”凤信秋哼道。

“嗯,只要在海上没有人再上船,卢家,死定了。”凤凌空脸上的阴霾越来越重。

“卢家这次也是小心过头了,把船员全换了。估计,也觉察到了什么。”凤信秋说道。

“当然觉察到了什么,他们不是蠢货。不过,呵呵,他们,还是差了一截,就让他们换吧。换了有用吗?脑子进水了,有些事,是从上头换脑的。”凤凌空突然笑了。

“呵呵,咱们的棋子埋伏了几十年了,这次,总算是该他显身手的时候了。”凤信秋也诡异的笑了。

“唉,一枚棋子。零零总总,几十年下来,花了我们几千万,都快一个亿了。这代价,也是不得了的大。”凤凌空望着远方,叹了口气。

“我看值,这次,一次就赚回来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凤信秋笑了。

“嗯,值!”凤凌空点了点头。

船驶上几百海里之后夜也来临了,船缓缓前进着。而且黑夜里,船下却是有只黑色幽灵在水底下跟着。

不久,黑色幽灵慢慢的浮了上来,不过,没有全浮上海面。在人体能承受的范围内,距水面还有百米之外停住了。接近10个蛙人悄悄的从水里冒出,在夜色掩护下悄悄的上了‘东升号’。

在东升号上有一个很大的隔间,里面像套房一样隔着几个大房间。叶凡几人进了房间。

“大哥,这段时间得委屈你们一下了。”卢伟说道。

“没事,自家兄弟,不要讲这些了。”叶凡摆了摆手,一屁股坐了下来。ro!!!